正梦

陪你酩酊大醉的人,是没办法送你回家的

[楼诚衍生/双总裁组]万有引力 一发完

-谭宗明×陈亦度

-介于两部剧都未播,OOC都是我的。

-一个关于前任的修罗场的故事,原创路人而已。

 

01.

谭宗明听过很多次阮琦的名字。

经济新闻里,喝醉的厉薇薇嘴里,曹钟的电话里,陈亦度过去的故事里。

直到面对活生生的阮琦,他才产生了危机感。

同样一丝不苟的发型,似盔甲的西装三件套,定制的皮鞋还有手腕上那只价格不菲的表——谭宗明昨天才在全球时尚杂志上看到过它。

他猜想眼前这个人同陈亦度一样对加班与咖啡抱有执着,或许不高兴时也喜欢买几栋房子。

“谭总,初次见面。”阮琦说,礼节性握手。

谭宗明回握他,稍稍加重了力道。

他是陈亦度曾经的恋人,

谭宗明未来的合作伙伴。

 

02.

谭宗明花了近八个月才将陈亦度追到手。

陈亦度几乎不提往事,他只好隔三差五约厉薇薇出来从她那儿撬出些惊喜。厉薇薇提起阮琦,一段陈亦度大学时期无疾而终的恋情,分手原因大概是……双方都忙于追逐事业。

显然阮琦的诸多方面影响了陈亦度,比如衣着品味、言行举止,连扬起下巴的角度都那么相似,所以当那人在午餐时间踏进陈亦度最爱的餐厅时他一点儿也不惊讶,这俩人对食物的喜好都是相同的!

 

阮琦朝他们走来,视线在陈亦度身上打转,“不介意拼个桌?”

“不介意。”陈亦度往边上挪了挪。

两位西装革履的男士在对面自然地寒暄着,此时谭宗明幻想自己分解的不是牛排而是阮琦那张脸,直到陈亦度覆上他拿刀的手背,“老谭,盘子都快被切碎了。”

他发誓自己没漏看阮琦眼里那丝嘲讽。

 

03.

入夜终究是冷,寒风呼呼地刮。

 

“你应该告诉我他回来了。”陈亦度说,支手插进西装裤的口袋里,踱步在外滩江边抽着烟。

谭宗明脱下大衣给他披上,顺势捏了下那人的肩,啧,还是瘦的不行。

他说你饿了吧,走,吃夜宵去。

 

晃悠了一圈,最终找了间烧烤店,也不在乎地摊不地摊干净不干净,曲着腿坐在小板凳上就开始啃羊肉串。陈亦度问他怎么不吃,谭宗明笑笑,指了指自己的肚子。

“你这是中年危机。”他抬手叫服务员再加十串,又要了两瓶啤酒。

谭宗明接过来灌了一口,说:“你这是愈发接地气了,还记得刚认识那伙儿吗,你都不肯坐我办公室的沙发。唉你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,你看你嘴上的孜然,洁癖去哪了?”

 

陈亦度摸出纸巾擦了擦,说“跟你在一起,凑合喽。”

 

04.

第三次见面又在会议室,一位老客户的突然来访使谭宗明迟到了三分钟。

当他推开门时看见陈亦度陷在柔软的椅背里正与阮琦聊得欢畅,冒着热气的星巴克摆在俩人面前。他一言不发地将文案通通拍在桌面上,屋里瞬间没了声,沉默越拉越长,气氛愈发尴尬。

陈亦度冲阮琦说给我们一分钟,语毕将谭宗明拉进隔壁茶水间。

 

锁了门,他伸手去碰谭宗明拧成结的眉,这人抿紧着唇看上去忧心忡忡。

“我猜你是在吃醋?”

“当然,那是你前男友。”谭宗明捞过他的手凑近唇边。

“我不希望你搞砸这笔大生意。”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苛刻,却凑近了距离给了谭宗明一个吻。“他是你的合作人,我也是,我们刚才只是在谈这个项目的计划。”

 

阮琦等了两分十六秒他们才回来,谭宗明的心情显然比刚进门时好多了,而陈亦度的耳尖刷着一层粉红。

 

05.

危险信号远比谭宗明想象得多,陈亦度与阮琦不知何时交换了手机号码。

他们从短信升级为微信,陈亦度正窝在谭宗明的怀里关着灯看电影,可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手机屏幕上。

他们在谈论巴黎最新的秀,西装款式,从花纹到布料,对方还推荐了一位深居住宅区的咖啡师。他们来回拉扯了许久,谭宗明觉得盯着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眼睛都快酸了,终于,重点来了。

【我能请你吃晚餐吗?】

 

我就知道他不怀好意。谭宗明搂紧了怀里的人想。

阮琦在等陈亦度的回复,谭宗明也是,他将脸埋在陈亦度的肩窝厮磨着,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变得缓慢,呼吸逐渐淡下去。

那人知道陈亦度喜欢什么,痴迷什么,会被什么吸引,会被什么吊住。谭宗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 

半分钟后他才抬起头看陈亦度回复了什么。

【抱歉,我所有的晚餐都被我家那位承包了。】

 

06.

“你非得亲在这吗!”

陈亦度指着下颚的印记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,没有任何一件衬衫的领子有足够高度遮住那。谭宗明躺在床上撞死,他狠狠踢了对方一脚却没能成功将他踹下床。

谭宗明目送恼羞成怒的恋人走进浴室,笑得毫无歉意。

 

当天公司的员工微信群是这样的:

【你们看到陈老板脖子上的草莓了吗!】

【看到了看到了!天呐原来老板有女朋友了T T】

【废话,年轻有为长得帅还多金怎么会是单身。】

【可是我在公司这么久,没见过哪个女的和老板亲密啊。】

【那个…我听隔壁公司说…老板是有男朋友才对……】

BOOM!

 

总裁办公室的情况是这样的:

“去把外滩那套房买下来。”

“啊?”曹钟将目光从微信群上移开。

“啊什么啊,立刻去办,听到没有?”

“是……”

 

曹钟轻声关上门后迅速摸出手机打字:

【今天的老板心情也不太好呢。】

 

07.

一星期过去了,阮琦仍没有放弃的意思。

“我要去北京出差。”陈亦度揉了揉太阳穴,“我希望你们可以和平相处。”

谭宗明食指绕着恋人头顶的短毛打旋,“我会的。记得想我。”

 

公事缠身,他没能去送陈亦度,手机提示一封新消息,他划开一看:

From 曹钟

阮总来机场送老板了!!

 

谭宗明的手在抖。

 

三秒后又是一条:

From 曹钟

阮总给了老板好多零食!!

 

谭宗明想砸了手机。

 

最后一条:

From 曹钟

咦,老板居然拒绝了!!

 

谭宗明笑了。

 

08.

陈亦度提前了一天回来。

下了飞机正准备离开通道,远远地望见了谭宗明的身影,他的身边似乎还站着谁,哦好吧,是阮琦。

 

他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扫过,表情有些尴尬的冲阮琦说,“你应该知道,谭宗明是我的男友。”

“当然,可这不影响我来挽回一段曾经的感情。”

谭宗明翻了个白眼,发觉陈亦度正朝自己走来,步伐是那样的稳,他握起自己的手并十指相扣,“不会了,我是个专一的恋人。”

“呃……恕我直言,亦度。”阮琦紧紧盯着谭宗明,“他真的和你过去的审美不太相同。”

 

陈亦度抢在谭宗明开口前回答,“是的,但那是过去了,现在他才是我衡量一切的标准。如果你早出现个两三年或许我会答应你,可现在不会了未来也不会,因为我爱他,只爱他。”说完他在行人匆匆的大厅中毫不避讳地吻了谭宗明的唇,瞪着阮琦问,“我能走吗?”

 

谭宗明没等阮琦回答就拉着陈亦度的手在一片哗然中走了出去。

今天的天气太好了。

 

09.

一直遵守交通规则的谭宗明还是没忍住闯了两个红灯。

他们从车库里就开始脱彼此的衣服了,谭宗明甚至输错了2次自家别墅的密码。

半推半搡进了卧室,他将陈亦度推进king size的软床里扑上去咬他的唇,“在机场的那段话真让我吃惊。”他凑在陈亦度的耳边吹起湿热的风,身下的人微微颤抖,“你以前都没说过你爱我之类的。”

“我也不会说第二次。”陈亦度蹭着他的侧颈,声音沙哑,腰间无意识地律动着,“我今天心情很好……你可以放肆一些。”

“我的荣幸。”

 

谭宗明俯下身亲吻他。

还会有第二次的,他想。

 

END.

 

 
评论(7)
热度(140)